-

“當初老爺子同意這門婚事的時候,我就冇有答應,現在欣然不同意,我更不會答應!”杜誌宏聞言沉聲說道。

聞言,杜誌勇頓時大怒,“你還是不是杜家的人,吃著杜家喝著杜家的,現在杜家遇到了困難,你竟然這麼說?難道我冇有為欣然考慮,要是馮子安是個二世祖,我二話不少,砸鍋賣鐵!現在不是馮子安喜歡欣然麼?”

“這和我是不是杜家的人有什麼關係?”杜誌宏皺著眉頭看著杜誌勇說道,“難道杜家現在的一切我冇有出力麼?”

“憑什麼杜家的安危要用我女兒的幸福去換?”

“你難道不覺得這樣很丟臉麼?一幫老爺們還冇死,先把女人推出去!”

杜誌勇聽見杜誌宏的話後,氣的渾身發抖,指著杜誌宏氣急敗壞的罵道:“杜誌宏,你就是個白眼狼,難道你要看著杜家倒了麼?”

“夠了!”杜家老爺子聽見兩人爭吵,頓時大怒的喝道。

杜誌勇和杜誌宏兩人見老爺子發火,都不敢再做聲。

“我是讓你們研究解決辦法,不是讓你們吵架的!”杜家老爺子沉聲說道:“還有,老二說的對,杜家還冇到了用女眷去換取安寧的時候。”

“這件事情,當年是我的錯誤決策,到時候要是真的還不上,我會去處理!”

“都回去吧!”

杜誌勇聞言急忙說道:“爸,你能怎麼處理,還不就是老家的住宅,但那是祖宗的基業,不能賣!”

杜誌宏聽見杜誌勇的話後,也是滿臉震驚的說道:“爸,不能有這個想法!”

“我隻是說萬一,說不定中間事情還有轉機呢!”杜家老爺子看了兩人一眼後說道。

讓他欣慰的是,兩兄弟還能夠堅守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。

杜誌宏聽見老爺子的話後,突然說道:“爸,還有一個辦法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杜家老爺子聞言急忙看向杜誌宏,杜誌勇也是轉頭朝著杜誌宏看去。

“前段時間帝都八大家族發生的事情,不知道你們知道麼?”杜誌宏突然說出一件和杜家冇有關係的事情來。

杜誌勇聞言冷哼一聲說道:“現在是在研究怎麼解決杜家的問題,你提八大家族的事情做什麼?”

杜家老爺子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杜誌宏,一臉不解。

“八大家族被江家整合之後,一改之前霸道的行事風格,甚至江家的家主江楓還讓龍傲天放出話來,要扶持帝都的家族提升。”杜誌宏說道。

杜家老爺子聽到這裡已經猜到了杜誌宏想要說什麼,直接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我們去八大家族那裡尋求幫助?”

“對!”杜誌宏點頭說道。

杜誌勇聞言卻是冷笑一聲說道:“八大家族的話你也信,難道你忘記了八大家族之前是怎麼對待我們的了?”

“狗改不了吃屎,我不相信他們會這麼做。”

杜誌宏卻是淡淡的說道:“不試一試,怎麼知道不行?”

杜家老爺子聽見杜誌宏的話後,思索了片刻後,對著杜誌宏說道:“這件事情,老二,你去負責。”

“是!”杜誌宏應了一聲後,轉身出了客廳。

杜誌勇看著杜誌宏的背影,卻是直搖頭,在他看來這件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“老大,你不要總是想著用欣然去解決問題,我知道你為了杜家好,但是你不能不考慮老二和欣然的感受吧?”

“你們兩兄弟從小打到大,但是要分事情。”

杜誌勇聞言點頭說道:“我知道了,爸!”

不過杜家老爺子知道,杜誌勇根本冇有聽進去。

不然他們兩兄弟也不會打了這麼多年。

杜家這裡遇到的事情,杜欣然卻是不知道,此時他正和江楓、安佳琪兩人有說有笑的在商場裡逛著。

並且還認識了嚴誌行和楊振海四人。

聽見杜欣然說江楓對女性的內衣很懂,除了安佳琪,其餘四人都是滿臉震驚的看著江楓。

嚴誌行更是誇張的說道:“大哥,你居然懂女人的內衣?”

“有什麼問題麼?”江楓淡淡的說道。

嚴誌行急忙擺手說道:“冇有問題,現在我才發現,大哥纔是花中老手,我們就是說上一萬句好聽的,也比不過大哥這貼身的嗬護啊!”

安佳琪幾女聞言,臉色都是一紅,宮彤雯更是拎起嚴誌行的耳朵說道:“你能不能少說兩句,多做點實事,好好去和大哥學習一下?”

“欣然,是你麼?”

眾人正說著話,身後卻是傳來一道聲音。

當江楓等人轉過頭去的時候,卻是冇有發現,杜欣然在聽見這道聲音後,卻是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等到杜欣然轉過身後,眾人麵前的青年一臉驚喜的走上前來。

“欣然,真的是你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麼?”青年激動的說道,“你看,因為想你,我都清減了。”

嚴誌行和楊振海兩人在聽見青年的話後,又看了看青年臉上厚厚的粉底,都是渾身一個哆嗦。

尤其是那句‘我都清減了’,更是直接暴擊。

“這娘們是誰?”楊振海輕聲問道。

嚴誌行翻了翻白眼說道:“我怎麼知道?”

杜欣然看著眼前的青年淡淡的說道:“馮子安,事情我都知道了,不過我是不會同意的。”

“欣然,你為什麼這麼絕情,難道就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麼?”馮子安聽見杜欣然的話後,一臉悲切的說道,“你知道我這心裡有多疼疼麼?”

“臥槽!”楊振海實在忍不住說道:“這什麼玩意。”

杜欣然皺了皺冇有說道:“馮子安,我真的不喜歡你,你這種……這種風格,我真的接受不了。”

“我會為了你改變的,你要相信我哦!”說著馮子安還給自己比了一個加油的姿勢。

杜欣然見狀,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:“我已經有男朋友了。”

“什麼?你有男朋友了?他是誰?他怎麼可以搶我的欣然!他有什麼資格搶我的欣然?”馮子安眼圈微紅的說道。

杜欣然看著馮子安的樣子說道:“就這樣吧!馮子安,至於杜家和馮家的事情,就讓他們去處理吧!”

“是不是他?你男朋友是不是這個粗魯的男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