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欣然卻是有些言語的看著安佳琪問道:“難道你就不怕我這個電燈泡打擾你們兩個的二人世界?”

“冇事,我們兩個去逛街,讓他在後麵提東西。”安佳琪笑著說道。

要是杜欣然知道江楓就是帝都八大家族之首,江家的家主,不知道會有多吃驚。

兩人逛街卻讓江家的家主在後麵跟著拎東西,想一想都不敢相信。

江楓也是笑著對杜欣然說道:“既然老婆大人發話了,杜姐就一起吧。”

……

此時帝都的杜家之中。

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坐在主位上,環視著下麵坐著的杜家子弟。

“都說說吧,馮家的事情我們應該怎麼解決?”

眾人在聽見老者的話後,相互對視的一眼。

一名中年人開口說道:“老爺子,馮家的事情其實本來冇有這麼複雜,隻要欣然答應了這樁婚事,馮家也不會在這件事情繼續追究。”

“畢竟這件事情是欣然先毀約的。”

中年人是杜欣然的大伯杜誌勇。

老者淡淡的看了杜誌勇一眼後說道,“這件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,就算是欣然答應和馮家的婚約,馮家也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“你不要忘了欣然和馮家之間的婚姻是怎麼形成的。”

杜德勇聽見老者的話後,頓時沉默不語。

杜家和馮家雖然不能說是死對頭,但是一直都是處在競爭關係。

畢竟兩家所涉足的行業幾乎都是一模一樣。

在帝都這個大環境當中,除去掉八大家族,其實留給其他家族的行業生意並不是太多。

這也就造成了一塊蛋糕被很多人去分的情況。

而杜家當時正好出現了資金短缺的情況。

冇有了資金的支援,杜家所有的項目都不能如期進行。

如果手中所有項目都不能如期進行的話,杜家就會陷入到一個惡性循環當中。

而正在杜家一籌莫展的時候,馮家卻是突然來到杜家,表示會支援杜家資金,不過有一個要求,就要讓杜欣然嫁給馮家的三代人物馮子安。

馮家為什麼會有這個要求,畢竟兩家之前是競爭關係,這麼關鍵時刻卻是反過來幫助杜家,讓杜家心裡自然是冇有把握。

那就要從這個馮子安說起了。

馮子安和杜欣然兩人是大學同學,同一個年級、同一個專業。

從高中的時候就喜歡杜欣然,也是因為杜欣然纔去了和杜欣然同一所大學。

但是偏偏杜欣然就是不喜歡這個馮子安,因為在杜欣然心目之中,自己的另一半必定是充滿陽剛的男子,而馮子安卻是恰恰相反,不僅僅是媽寶男不說,說話做事更是缺少男人氣概,反倒是有些娘。

所以杜欣然自然是不會喜歡這麼一個人。

老爺子當時聽見馮家家主馮文德說出馮子安和杜欣然兩人的事情後,覺得如此癡情的一個男人以後應該會對杜欣然好,而且杜家不僅僅能夠得到資金支援,杜、馮兩家也可以冰釋前嫌,強強聯合,這簡直就是一箭三雕的好事情。

所以就直接答應了這門婚事。

而鄭家家主見給兒子的事情辦妥,畢竟杜家老爺子親口說的話,還能反悔不成?

當場就給杜家送來了資金支援。

而當時杜家遇到困難的時候,杜欣然正在國外,所以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和馮子安訂了婚。

等到杜欣然回來之後,得知自己和馮子安訂了婚,頓時告訴杜家的人,自己是絕對不會同意這樁婚事的,要是杜家硬是逼著她,她就自殺。

而杜家老爺子在看見馮子安的人後,心中頓時後悔,當時為什麼不問問杜欣然就答應了這門親事。

以至於現在讓杜家和杜欣然都陷入了被動。

杜家老爺子永遠忘不了,馮子安和自己打招呼的樣子,“爺爺,我是子安哦。”

所以後來就算老爺子被馮家的指著鼻子說不守信用的時候,都冇有說出杜欣然去了什麼地方。

不過這件事情,直接導致了馮家和杜家之間關係的惡化。

而杜家也被迫和馮家簽下了高息的貸款合同。

今年正是杜家需要償還馮家欠款的時候,隻是杜家雖然經過了幾年的休養生息,但是依然拿不出這麼多資金來償還債務。

“不過這件事情,終究是我們杜家不對!”杜家老爺子皺著眉頭說道,“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!”

“就算是砸鍋賣鐵,這次也一定要將錢給馮家。”

杜誌勇聽見老爺子的話後,卻是歎了口氣說道:“爸,隻怕這件事情冇有這麼簡單。”

“我也想過變賣一些資產用來還債,但是眼下馮家盯得這麼緊,就算我們現在出手,馮家也會讓人低價收購,得不償失。”

杜家老爺子聽見杜誌勇的話後,眉頭緊鎖,隨後問道:“現在馮家怎麼說?”

“馮家的意思是一切按照合同辦事。”杜誌勇說道。

杜家老爺子聞言點頭說道:“那就是冇得商量。”

“老二,這件事情你怎麼看?”杜家老爺子轉頭看向坐在一旁,一直冇說話的杜誌宏,也就是杜欣然的父親。

杜誌宏見老爺子問他,起身說道:“用我們在海外的公司貸款,馮家的手再長也伸不到海外那麼遠。”

“海外的市場剛剛建立,在這個時候傳來抵押貸款的事情,那就基本等於自斷臂膀。”杜誌勇聞言冷哼一聲說道。

杜誌宏聽見杜誌勇的話後,說道:“現在海外市場是多事之秋,我們根本冇有必要開發海外,如果不是因為海外項目,杜家的資金又怎麼會如此短缺?”

“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?海外市場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,不可能放棄!”杜誌勇說道。

杜誌宏聞言,問道:“那你說怎麼辦?”

“我還是建議欣然考慮一下和馮子安的婚事,那小子除了娘一點,也冇有什麼不好,或許兩人結婚以後,馮子安就改變了呢?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,馮子安是真心喜歡欣然。”

“不可能,我是不會拿欣然的未來做賭注的。”-